WFU

2018年6月26日

我別無選擇


向家走去

因為「百師入學」的活動,使我有機會到台中長億高中演講。雖然這不是第一次在高中演講,但卻是第一次開始思考自己與(尚未成形的)年輕讀者之間的關係。我所接觸過的高中學生,相較於大學生而言,更容易進入我演講的情境,原因並不是我講的有多好,我猜想可能是他們的文學世界尚未被打開吧?

   

演講完,有位同學懷著稍稍崇拜的眼神過來跟我說,他對我演講的某些說法感到很神奇,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。事實上,那些說法絕大部分都是文學前輩們的,而我只是將它轉化成我自己的說法。哈羅德‧布魯姆早已說過:「每一位門徒都會從大師身上拿走一點東西。」我誠實地跟他說,這些不盡然是我的說法,若你再去看他們的作品,你將更驚訝於那個世界。

頭前溪巧遇鯉魚王


水岸第一排

每次看到建商打著「水岸第一排」的宣傳標語,我總想到雲林老家,我的房間曾經也稱得上是「第一排」,只不過是「墳區第一排」。

2018年6月25日

基隆河畔的老麵攤

我從瑞芳出站,沿著基隆河步行入山,路過侯硐、止於三貂嶺。一路陰雨綿綿,我一邊撐傘一邊使得笨重的相機,忙著記錄我認識及我不認識的那些生命。然而,這一趟路並不似想像中長,縱使我那麼忙於紀錄,忙於在隧道與隧道之間將短腹幽蟌、端紅蝶、磯鷸按進快門裡,卻常常莫名地感到一無所獲。這種感覺到底從何而來?

20160922從瑞芳火車站步行至三貂嶺火車站,陰雨

雙溪核能

臺灣在很多方面都很矛盾。

我走出福隆車站,步行五分鐘就抵達海,並且看見核四。我實在很難想像核四與美麗的沙灘,究竟如何同在一個視野?(核廢料則在蘭嶼)


20161003從福隆火車站步行至雙溪火車站

2017年10月30日

【幼獅文藝專欄】夜光天使

作者:張日郡

2017.04.27隔天母貓回來尋
學校高年級的孩子,看到剛出生的二隻幼貓,興奮地說要養。這二隻小貓崽,其實是學校附近一隻流浪貓,在夜晚爬上二樓教室所生的。二個孩子口口聲聲跟老師保證,他家人一定會讓他養的,於是一隻被帶了回去,另一隻則要等到上夜光天使的孩子結束課程後,才能帶回去。

2017年9月29日

【幼獅文藝專欄】大地之母的信使

作者:張日郡

2015.5.28大紫蛺蝶攝於北橫

  「日郡,你不覺得她之所以跌傷,有一點點因果報應之意味嗎?」